鱼京年

盔甲与发辫。

【东修】大东做不到,敏郎却可以的五件事(三)

顺便补充了一下前两章东修的年龄,下一章就能亲嘴了,再下一章就能做大人做的事情了!


前文指路:1:呼唤他的名字

                 2:和他一起吃饭


3.道晚安与同床——又名《对待日本人只能打直球》【敏郎22,周修15】

 

周修向来不喜欢恐怖电影。

 

“都怪我记忆力太好,况且恐怖片本来就有分级限制,我想看也没有办法嘛。”


修理直气壮的挺起胸膛对此作出解释,试图让自己的话看上去更有说服力,同时他半扬起下巴看向敏郎,手肘顶了顶对方让他替自己作证。敏郎对此不置可否,只是露出宠溺的笑容并揉上修手感极佳的脑袋,像极了试图安抚炸毛小猫的耐心主人,他当然不会向其他三人说周修在看恐怖片时有多“勇敢”,这是他们两人心照不宣的小秘密。

 

“当然了,修不会惧怕这些,我们才决定晚饭后看一部恐怖片,对吧,修?”

 

敏郎一副义正言辞的模样点了点头,看起来是真心在为周修开脱,他单手揽上修的肩头,冲他眨了眨右眼,周修还未出口的拒绝被堵在喉头翻滚一遭又咽回肚中,他只能挂着僵硬的微笑附和对方,内心将敏郎骂了个遍。

 

“你们打算看什么?”对恐怖片颇有研究的韦德对此十分感兴趣,他决定打破砂锅问到底,完全忽视了一旁萨曼莎突然挑起的眉头。

 

“招魂¹。”敏郎似乎早有准备,报出一个周修完全没有任何印象的片名,他惊异的睁大眼睛说不出话,倒是韦德突然兴奋起来:“嘿,我知道那部电影,刚好晚上也没有工作,可以一起看啊!”

 

这并不在敏郎的意料之中,他将求助的目光投向萨曼莎,后者做出一个“Good  Luck”的口型,清了清嗓子意有所指的开口:“某人好像忘记今晚和我约好了烛光晚餐?”不等韦德做出回应,她便扭身走开,发梢在空中划过一道优美的弧度而后拍在了韦德脸上,她的傻男朋友愣了好几秒才反应过来,赶忙去追自己的女神。

 

今天的时间对周修来说过得格外迅速,仿佛只是一眨眼功夫,月亮就悄悄爬到了窗边。

 

周修有些坐立不安,像只受惊的兔子一样眼神四处乱瞟,就是不往敏郎那里看,这副模样让敏郎看着心疼,他迟疑了一下率先打破沉默:“修不喜欢的话,不看也没有关系,我可以找艾奇...”

 

“不,我要看!”修打断了他的话,他并不想让两人的独处时间变短,更别说让对方接触其他异性,他会吃醋。是的,吃醋,尽管周修才15岁,但是他已经比同龄人更加成熟,他知道自己是喜欢敏郎的,只是他不知道如何开口,也许这是个不错的机会,周修打起了自己的小算盘。

 

敏郎点点头,按下了播放键,起初是一片漆黑,只能听到背景里男人的独白。

 

“When you hear it,you’re gonna think we are insane.”

 

这时敏郎伸手附上周修的眼睛,他感觉到对方的睫毛随着眨眼的动作不断在自己掌心搔刮,手心的触觉似乎直接传达到了心口,那里像是被小猫抓挠一般泛起丝丝痒意,这令他有些分心。周修趁着这个机会握住敏郎的手腕摆脱了视野的限制,然而下一秒他就倒吸了一口冷气。

 

一个放大的安娜贝尔²突然出现在屏幕上,它的眼睛睁的滚圆,瞳仁和眼白的界限不甚清晰,像是死鱼一般黯淡无光,洋娃娃的整张脸都布满了伤痕与污渍,再加上诡异的笑容,这对修造成了不小的冲击。

 

周修后悔了。

 

房间的异动,漆黑的地下室,渗人的音效,湖边吊死的女巫,每一样都在挑战他脆弱的神经,他紧紧抱着敏郎的手臂,几乎将整个脑袋埋了进去,勉强在指缝中看完了整部电影,只不过这一次是敏郎的指缝。敏郎倒是一副轻松的样子,享受着身侧人变相的拥抱,同时替他遮挡眼睛好整以暇等待电影结束。

 

字幕出现的那一瞬间,周修长舒了一口气,紧绷的神经方才放松下来,他眯眼打了个哈欠,看上去精神不太好。看着焉焉的周修,敏郎心里冒出几分自责,他一手扶着修的后背,一手穿过膝窝主动抱起少年缓步走回卧室,小心翼翼放在床上,轻柔得像是对待易碎瓷器,他想说点什么,嘴唇开阖几次却只是干巴巴道了声晚安,僵硬的替对方掖好被角就打算起身出去。

 

敏郎的手腕再一次被握住了,周修温热的指尖几乎灼痛他的皮肤,他望向少年潮湿的眼睛,等待对方开口。

 

“我还是有些害怕,敏郎哥哥可以陪我一起睡觉吗?就这一次。”周修眨了眨眼,眼睫毛也氲上一层水汽,他放软声音,带上几分恳求与撒娇意味,他知道敏郎不会拒绝他,便乖巧的向后挪动给对方腾出部分床位。

 

敏郎拿他没有办法,只得翻身上床在他身旁躺下,修顺势贴近敏郎,在他怀里寻了个舒服的姿势满意闭上眼,不一会呼吸就变得绵长而平缓。敏郎看着怀中毫无防备的修,用手指拨开他偏长的刘海,在光洁的额头落下一吻,喟叹般的低语似是怕吵醒少年化作气音溢出唇边。

 

“君のことが好きです³。”

 

敏郎翻出手机,删除了那篇“表白5大技巧”的网页,放弃般闭上了眼,他没有看见,少年唇角扬起了几不可见的弧度。

——————————


“我昨天迷迷糊糊听到有人说话。”周修一大早醒来就笑眯眯的看着敏郎,后者有些不好意思,却依旧尽力维持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做梦吗?梦到什么了?”

 

“听到有人对我说‘我喜欢你’。”少年坐在床边整理头发,毛茸茸的发顶被阳光镀上一层浅金色,看到敏郎突然泛红的耳根,他望进对方深褐色的眼睛,语气格外认真。

 

“我也喜欢你。”

 

那一刻敏郎听见了花开的声音。

 

 

 

1:招魂:一部惊悚悬疑电影,讲述了佩龙一家1971年搬进了一栋他们朝思暮想的房子里,然而一系列惊悚的事情接连发生,这栋房子变成他们的噩梦。

2:安娜贝尔:恐怖片《安娜贝尔》中的洋娃娃,被男主人作为礼物带回了家,它的出现也为这个平静的家带来了神秘诡异的事件。

3:君のことが好きです:直译就是你的事情我喜欢,日本人比较委婉,一般不直接表达自己的感情,喜欢你的事情就是喜欢你。


【东修】大东做不到,敏郎却可以的五件事(二)

前文指路:1:呼唤他的名字


2.和他一起吃饭【敏郎20,周修13】

韦德经常开玩笑说敏郎就像是修的老妈,萨曼莎忍不住朝天翻了个白眼,在敏郎有其他负面情绪之前及时对韦德的“过激发言”进行了纠正。

“不过话说回来,你确实像他的...嗯,监护人。”

萨曼莎在脑中搜刮出了这个词,她认为这是一个绝佳的形容,满意之余在拎走韦德时她扭头冲敏郎,以及躲在不远处墙角的修意味深长的眨了眨眼。

“我们先去点饭了,叫上周一起吧,餐厅见。”

而敏郎并没有注意到这个细节,他还在回味那句“监护人”,短短三字像是一块火候刚好的嫩豆腐,顺着他的食道一路灼烧至胸口,最后沉入胃袋,整个身体都因为这三个字暖烘烘的。 

等他反应过来时,萨曼莎和韦德已经走远了,敏郎觉得自己的心跳仍然有些快,他把掌心覆盖在左胸上,开始一本正经的考虑自己最近频繁出现心动过速,是不是某种心脏疾病的先兆,或许自己有必要去做一个全身体检。

等敏郎将思绪从不着边际的角落拉回来再次抬头的时候,发现海伦正站在不远处盯着他,女孩目光中裹挟的探究与揶揄让他觉得有些后背发冷,出于礼节他冲对方点了点头,率先开启了话题。

“海伦,你有见过周吗?”他颇有些不自在的挠了挠头发。

“还没有。”海伦看到没有放过敏郎略带失望的表情,目光扫过背后蹑手蹑脚靠近他的修,顿了顿还是好心的补上了一句,“我想你应该回——”

“Surprise!”

周赶在海伦暴露他之前扑上敏郎的后背,双手牢牢搂住他的脖颈,而敏郎也自然的托住修的大腿,他们的动作看起来像排练过千百次般天衣无缝,敏郎甚至微微弓下腰令修的姿势更加舒服。

“哈,忍者从不暴露自己的目的。”周修得意的将脑袋搁在敏郎肩膀上,冲海伦比出一个胜利的手势,敏郎只是任他这么做了,同时向一旁目瞪口呆的女孩递去一个抱歉的眼神。

海伦觉得不大对头。

在她眼里周修一直是一个懂事的小孩,很少与人亲近,至少在外人面前是这样的,而敏郎就更加奇怪了,这个严谨内敛的日本人从来都是喜怒不形于色的,她第一次见到他露出如此“白痴”的笑容(idiot,海伦很确定自己的形容精妙绝伦),他平日一丝不苟没有任何褶皱的西装也因为修的动作而显得有些凌乱。

“我想,咱们应该去吃饭了?”海伦艰难的吞咽了下口水,试图将话题延续下去,可接下来发生的事情更让她瞠目结舌。

“变身高达!前往饭厅——”周举起一只手,开始发号施令。

“俺がガンダムだ!”敏郎十分配合的背着修一路小跑去了餐厅,背影看起来就像是两个还未成年的中二小屁孩。

这还是她熟悉的大东吗?目睹了这一幕的海伦脑袋有些转不过弯,直到那两人走远了,她才回过神来,摸着空空如也的肚子快步跟上两人。

那句话怎么说来着,男人在心爱的人面前永远是孩子。

————————————————

“我不吃青椒——”

周修几乎是尖叫起来,盯着敏郎夹到他碗里的绿色蔬菜,发出了抗议。

“修,你还没有成年,身体需要营养。”一向让着修的敏郎这次却没有向他妥协,旁边三人一副看好戏的样子,丝毫没有要干预的意思。

“那我也不吃青椒,它的口感就像是在泡菜缸里放了一个月的烂苹果!”修嫌弃的戳了戳青椒,依旧不打算吃它。

“你知道的,修,在你的身体健康方面我不会妥协。”敏郎慢条斯理的嚼着食物,态度不容拒绝。“而且挑食的话你会长不高,除非你想做一个身材娇小的忍者。”

“好吧,好吧,青椒或许没有那么难吃。”修最终做出了妥协,乖乖将青椒送入口中,海伦看着他一脸苦大仇深的表情,收回了自己疑虑长舒了一口气。

是的,他还是自己熟悉的那个大东。

【东修】大东做不到,敏郎却可以的五件事(一)


私设弟弟名字周修,赵家正只是一名十四岁的华裔演员。

1.呼唤他的名字【敏郎18,周修11】


在绿洲绝不能透漏自己的真实姓名,这是每个玩家的必要守则。因为你永远不知道对面的人是好是坏,他也许下一秒就会找到你并把你从四十三楼的窗户抛出去。

当然,帕西法尔是个例外。这个笨蛋(来自萨曼莎的爱称)早就把自己的真实姓名通过实时转播传到了地球每一处,我是说每一处有网络的地方。

周修。

敏郎每次想起这个名字就会发自内心的傻笑,即使对方多次嫌弃他笑的满脸褶子连眼睛都看不到,他依然维持着堪比恋爱中的韦德(海伦的原话)一样的笑容,念出少年的名字。

“周。”

他的发音并不标准,也许因为日本人本就不大会字正腔圆的发出这个音节,也许因为笑容使嘴角向两边延伸,上下齿关开阖的幅度过小,舌尖在本就不宽裕的口腔内快速接触了一下上颚,气流从唇齿间挤出使得这个发音更像是一个极短促的“邹”。

周修不止一次纠正过他的发音,但每次都徒劳无功,估计是日本人天生的发音缺陷,外国人都很难发出这个音,周修这样安慰自己,同时颇有耐心的半嘟起嘴,将唇瓣聚拢为圆型,缓慢且标准的发出“周”的读音。

但是我们的藤原敏郎先生依然只能发出“邹”的音节,大家都要怀疑他引以为傲的语言天赋是否连着他蹩脚的发音一起清出了身体,而他只是微笑,等着周修再一次纠正他的发音。

——————————————


周修有一个小秘密。

每次敏郎念出自己名字的时候,他心里甚至是有点欣喜的,他喜欢那声低沉的“邹”,那是属于敏郎独一无二的称呼,仿佛自己对他来说就是独一无二的。

藤原敏郎也有一个小秘密。

他对谁都没有提起过,他其实可以发出周的读音,在周修第二次纠正他的时候。

他喜欢看着周满脸嫌弃却仍旧锲而不舍纠正自己发音的样子,对于感情异常迟钝的日本武士这次没有错过少年忍者眼中那一点欣喜。

少年的喜悦如同一截引线,伴随着“嗤嗤”的燃烧声,与他心底的火药产生了奇妙的化学反应,整个胸膛内都炸起了五颜六色的烟花。

那“嘭咚嘭咚”的爆裂声正像是敏郎念出周修名字时,两人控制不住的心跳。